譯言 / 待分類 / 住在5元旅店的女人們:家暴受害者走后怎樣

分享

   

住在5元旅店的女人們:家暴受害者走后怎樣

2020-12-03  譯言

    譯言·譯眼看世界

    近日,頭條新聞報道,在吉林市有一家開了24年的女子旅店?,F在,花五元便能在這兒住一晚,來的多是被家暴后逃出來的女人。有人睡一晚就走了;有人把這里當成落腳地;還有人在這里“養老”。旅店條件差,但來客絡繹不絕。那些住5元旅店的女人們,在走投無路的情形下躲進了那里,才得以獲得片刻的安定,拾回個人的尊嚴。

    但被家暴的女性想要逃離比想象得難太多了——不知道何處可去、家人不支持、無法拋下的孩子……加拿大廣播公司今年的調查報道就發現,加拿大婦女兒童平均每月被家暴庇護所拒之門外近兩萬次。作為反家暴救助中的重要一環,收容所可以給受暴女性一個臨時棲身之地,讓她們暫時脫離暴力環境,防止出現心理上的“癱瘓”,避免“習得性無助”,但女性何時才能真正逃離家暴呢?


    01

    走投無路的受害者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調查發現,當家暴受害者試圖離開時,往往無處可去。

    加拿大廣播公司系列節目《制止家庭暴力》講述了加拿大親密伴侶暴力危機,以及如何結束家庭暴力。下面這個故事便是節目中講述的一個。

    2019年12月,在蒙特利爾的一個寒冷夜晚,哈米達下定決心不再忍受了。

    她的丈夫在交談中越來越狂躁。他踢她的胸部,把她打倒在地上,然后打她的臉。這不是他第一次打她——每次她拒絕和他發生關系時,他就會打她。

    “你為什么打我?你為什么這樣對我?”她回憶當時流著淚說,“他說,'你不聽我的,你應該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你應該服從我。你沒有任何權利對我說'不’?!?/p>

    家暴結束時,26歲的哈米達眼睛周圍淤青,臉上滿是傷痕。她告訴丈夫她需要透透氣,她帶著兒子,走到外面,撥打了報警電話。

    哈米達和兒子在零下的溫度中等了一個多小時。當警察到達時,他們給蒙特利爾的五六個婦女收容所打了電話。但沒有一個能為哈米達和她的兒子提供一個臨時歇腳的地方。她問警察她還能去哪里,而一名警官告訴她繼續嘗試給收容所打電話。雪開始下,落在哈米達和她兒子身上,哈米達緊握著兒子的手,哭了起來。

    哈米達的情況并非個例。加拿大廣播公司數據顯示,在2019年11月,加拿大全國平均每天有620名婦女和兒童被家暴收容所拒之門外。如果11月是典型的的話,那么每月差不多是19,000次。

    實際數字可能更高。幾個地方的收容所員工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事實上11月份的人數會更低,因為隨著節假日臨近,女性不愿意離開家庭。加拿大廣播公司的數據也是不完整的。因為記者僅從已知的527個收容所中的一半得到數據,這意味著這個數字不包括那些被大約220個收容所拒之門外的人數。

    人們被拒之門外,80%以上是因為收容所已經爆滿。每天被拒之門外的人有數百人,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增長。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根據加拿大本國所有收容所的數據,這一數字從2014年的539個增加到2018年的911個,增長了69%。

    加拿大婦女庇護所執行主任莉絲·馬丁說,受害者決定求助于收容所是掙扎后的選擇,而拒絕處于家暴危險中的婦女和兒童會有嚴重后果。那可能意味著一個無處可去的受害者被迫繼續與施虐者生活更久。

    那天晚上,哈米達和她兒子回家了,因為他們無處可去。第二天她也給收容所打了電話,但是仍然沒有位置給他們。一些收容所說,如果有空間開放,會立馬打電話給她,但從未收到后續聯系。

    02

    家人說“忍忍吧”

    哈米達打電話給她在阿富汗的家人,告訴他們她想與丈夫離婚,希望他們能提供支持。

    “他們告訴我不行,他打你沒關系?!彼f。家人告訴她,沒有丈夫,她作為一個女人是不可能在加拿大謀生的。

    “我沒有從收容所那里得到幫助,沒有從我的父母那里獲得支持,更沒有從我的丈夫那看到希望。我獨自一人承受壓力,還有我的兒子一起……我看不見希望的光亮?!?/p>

    哈米達那時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在圣誕節前不久一個寒冷的12月早晨,哈米達醒來時感到十分絕望。

    她喂兒子吃完早餐,給他穿上衣服,她丈夫帶兒子去托兒所。當他們離開后,哈米達寫了一張紙條,說明了她要結束她的生命,“因為沒有人理解我。我很絕望?!彼o丈夫發了一條短信,告訴他她要自殺了,并請他照顧好他們的兒子。

    03

    負擔不起的住處

    魁北克婦女收容所聯合會執行主任馬農·莫納斯泰斯說,蒙特利爾為婦女服務的收容所幾乎總是爆滿。

    莫納斯泰斯解釋說,魁北克的婦女收容所不僅為逃離家庭暴力的女性服務,也為那些人口販賣、強迫婚姻的受害者和一些無家可歸的女性服務。而這樣的人口在增長,但過去十年中建造的婦女收容所卻很少。

    問題并不僅限于魁北克省。加拿大廣播公司的分析發現,在加拿大所有主要城市,家庭暴力收容所被迫趕走了大量婦女和兒童。加拿大婦女庇護所主任馬丁說,從全加拿大來說,最大的因素是缺乏負擔得起的住房。

    許多使用收容所的婦女由于無法找到負擔得起的住房,在收容所住宿期限到了后,被迫回去繼續與施虐者生活在一起。

    收容所緊張所反映的另一個問題是我們對親密伴侶暴力的認識有待提高。馬丁和莫納斯泰斯說,收容所的來訪者越來越年輕,她們更不愿意忍受虐待,而且更早逃離家暴。

    但問題是,即使婦女能夠進入緊急收容所,她們能逗留的時間往往限制在一至三個月之間。由于缺乏負擔得起的住房,很難找到之后能去的地方,一些婦女回到施虐者身邊。

    米歇爾在經歷了幾個月的心理、有時是身體上的虐待后,逃到了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弗雷澤谷收容所。

    她只有30天的時間尋找另一個地方落腳,而她現在已經負擔不起任何東西了。被告知要等待兩年才能得到補貼住房,她選擇回到了前伴侶身邊,并說他已經改變了。但幾個月后,虐待行為又開始了,并且迅速加劇。米歇爾開始擔心她的生命安全。她給幾個婦女收容所打電話,但都滿了。

    “我必須活下去,直到我能進收容所,”她回憶道,那時我想“我該怎么辦?我真的很害怕?!彼F在拼命尋找一個永久的能稱作家的地方。

    04

    這里很安全

    哈米達能聽到她丈夫說話,但無法移動或發出聲音。醫護人員趕到,給她戴上氧氣面罩。他們把她送往醫院。

    “我告訴醫生,我無法經營這段充滿暴力的感情了,我想去一個看不到我丈夫的地方……如果我回家,我還會做同樣的事情,我還會……結束我的生命?!?/p>

    一名社會工作者來醫院見了她,給她在收容所安排了一個位置。

    哈米達出院后,醫院叫了一輛出租車送她去收容所。但在出租車到達那里的10分鐘之內,哈米達的丈夫和兒子先到了。她的兒子很高興看到她,大聲喊叫,面帶微笑,沖去擁抱她。哈米達不忍心離開孩子。于是她和丈夫回家了。

    但是一到家,她就將手里攥著的一張小紙藏了起來:上面寫了收容所的地址。

    兩天后,哈米達深夜去一家便利店,那時她丈夫正在上班。她打電話給收容所,問他們是否還有位置。他們確認還有位置。收容所叫了一輛出租車,哈米達帶著兒子離開了。

    當早上醒來時,她意識到自己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兒子在她身邊,哈米達說,她覺得內心有什么東西發生了變化。

    我沒有壓力,我是安全的,我現在充滿希望,我的丈夫不在這里——這是我的天堂?!?/p>

    母子兩人將能夠留在收容所,直到一個補貼住房開放。在此期間,哈米達承擔廚師工作,并在學習,希望完成高中教育。

    哈米達說在收容所與其他人分享她的故事,聽她們的故事,讓她更有有勇氣向前邁進。

    “我們很強大,我們也會更堅強?!?/p>

    原文出處: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cbc.ca/amp/1.5483186

    原作者:Tara Carman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国产乱老熟视频网站_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