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齋 / 待分類 / 元和十五年。

分享

   

元和十五年。

2020-12-11  菊齋



    元和(806年-820年),唐憲宗李純驚鴻一瞥的年號,短暫到只有十五年。

    但他的元和足夠熱烈。在潦倒的唐朝末世里,他用短暫的“元和中興”驚艷了往后的數百年。

    元和是文壇的一場盛事,有多少詩文開端與收場,都停留在了這個元和年間。

    元白:唐朝最強CP

    元稹和白居易的友情起源于科考。

    元和元年,二人同科及第,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日子里,他們相互以詩文為伴。

    觥籌相談間,發覺志趣更加相投。新樂府運動里,元稹力挺好友白居易,成就了白居易的功績,也成就了元稹的名氣。

    但唐朝宦海里總是起起落落,二人相伴的時光只是匆匆,更多的日子里,他們只能天各一方,靠著書信傳達相思。

    貶謫路上凄苦,二人便相約著在下一個驛站題詩。元稹率先到了驛站,揮筆在墻上書寫下留給白居易的詩篇:“郵亭壁上數行字,崔李提名王白詩?!卑拙右椎竭_后看到,也是心生歡喜,續寫一言:“唯有多情元侍御,繡衣不惜拂塵看?!?/span>

    據白居易自己回憶,他與元稹唱和往來的詩篇有九百余首,可經后人的統計,二人的唱和往來多達一千首之多。雖然不乏有應酬之語,但二人的友情早就超脫出了那些框架的加持,超脫到更加深刻的境界。

    心緒萬端書兩紙,欲封重讀意遲遲。

    五聲宮漏初鳴后,一點窗燈欲滅時。

    ——白居易《禁中夜作書與元九》

    禁中夜里獨起,思到天涯的元九,白居易不禁提筆而書,可書罷尺素又分外悵惘,書信讀萬遍又如何?友人依舊不得再相逢。

    元稹離開長安時,白居易孤寂地立在灞橋柳樹下,嘆息一聲:“同心一人去,坐覺長安空?!痹t含淚答道:“只得兩相望,不得長相隨?!睕]有了元稹的長安,一夜之間萬戶空。而白居易孑然一身,只能看著友人遠去。

    據統計,白居易與元稹相和的詩文比他們寫給妻子、情人的還要多,有一夜二人共飲而醉,談笑間,白居易義氣地替元稹寫下一封規勸薛濤的書信,引得了薛濤對白居易數十年的記恨。好像他們的愛情里,妻子、紅顏都是過客,唯有元白才是真愛。

    元白的故事里聚少離多,卻還是為詩文一脈留下了屬于二人的記憶。唱和之作的詩篇成為元白體,而元稹在日薄西山時,思念的人還是白居易。

    山水萬重書斷絕,念君憐我夢相聞。

    我今因病魂顛倒,唯夢閑人不夢君。

    ——元稹《酬樂天頻夢微之》

    元稹離世對白居易的打擊太大,以至于他離開后的那些年歲里,白居易都活在對元稹深深的追憶之中。

    夜來攜手夢同游,晨起盈巾淚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陽草樹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阿衛韓郎相次去,夜臺茫昧得知不。

    ——白居易《夢微之》

    白居易對元稹那日復一日的思念,一并留在了元和年間第一場相逢。

    韓愈:恐高的才子,一樣傳神

    韓愈的古文運動,同樣存在于元和年代。那年他高舉文體改革,將華而不實的駢文貶低得一無是處。后人評價他時,更是推崇地將韓愈放在了唐宋八大家的首位。而就是這樣一位文起八代之衰的奇人,活得生動且熱烈。



    “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表n愈作為文壇的圣手,不知做過多少次這樣的千里馬。當年他為力挺李賀入仕,不惜出言不遜抨擊避諱的傳統,后來提拔孟郊,更是與這樣桀驁不群的“詩囚”成為了摯友。

    山石犖確行徑微,黃昏到寺蝙蝠飛。

    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梔子肥。

    僧言古壁佛畫好,以火來照所見稀。

    鋪床拂席置羹飯,疏糲亦足飽我饑。

    夜深靜臥百蟲絕,清月出嶺光入扉。

    天明獨去無道路,出入高下窮煙霏。

    山紅澗碧紛爛漫,時見松櫪皆十圍。

    當流赤足踏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鞿?

    嗟哉吾黨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歸。

    ——韓愈《山石》

    韓愈在政壇上大放異彩,但在生活中卻像足了宅男。別看他一手山水詩清妙絕倫,真待他行至險峰,那又是另一番境遇。

    清人張岱的《夜航船》中曾記載過這樣一個故事:韓愈曾和好友相約一起登華山,上山時并未覺得有多險峻,可到了山巔之時發現四周窮極幽險,望去令人頭暈目眩。韓愈這樣典型的恐高癥患者在山巔上感受到了無盡的絕望與恐懼,甚至以為自己一輩子就要被困在華山之上,不禁嚎啕大哭,就連留給家人的訣別詩都已經寫好,無論同游人如何勸慰都無用,最終還是友人求助當地官員將韓愈從山上扛了下來。

    韓愈誠然帶著宅男的膽怯,但他的機敏更是他精彩一生的插曲。

    一封朝奏九重天,西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韓愈《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當年韓愈因勸阻唐憲宗迎佛骨而被貶為潮州刺史,卻因他寫得一筆好字,每逢年節,總得親自寫一幅對聯貼在衙門門口。

    原本是為了慶祝,可誰料,因韓愈的書法太有名氣,往往他剛剛貼上的對聯,下午就能被人偷走。若是偷去珍藏倒也還好,誰料有人竟因此做起了生意,高價售賣韓愈的對聯,這下真真觸到了韓愈的霉頭。

    第二年除夕,他一改前態,每邊的對聯只寫一半,到了大年初一再補全剩下的內容。提筆時,韓愈寫下八個字:“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碑斖硗祵β摰娜藖砹艘慌忠慌?,可在看到內容時都遲疑了下來。

    次日韓愈將剩下的部分補全:“福無雙至今朝至,禍不單行昨夜行?!北娙舜蠛艟?,而這幅對聯也通過這樣的方式保留了下來。

    孟郊:年少聰穎,荒唐苦吟

    元和九年(814年),韓愈的摯友孟郊走到了他苦吟生涯的終點。

    他在赴任的路上暴疾而逝,去世時窮困潦倒,只剩下妻子伴在身邊哭靈。后由友人鄭余慶為他買棺入葬,一生的苦吟都合在了棺木之中。



    孟郊少年時便機敏異于常人,為了讀書而隱居嵩山之中。孤獨的環境奠定了他耿介倔強的性格,也為他的勤學好讀打下了基礎。

    擊石乃有火,不擊元無煙。

    人學始知道,不學非自然。

    萬事須己運,他得非我賢。

    青春須早為,豈能長少年。

    ——孟郊《勸學》

    孟郊的壯志豪情并沒有給他的仕途太多助力。長大后,他兩次進士不中,四十六歲才寫出那“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名篇。他是唐朝難得的詩人,但卻并不是一個好官,每日沉浸在吟詩作對之中,卻將百姓放在了最次的位置。甚至他還要專門雇人來做他的工作,自己則一心沉浸在苦吟之中,寫下那滿紙的荒唐言。

    不過,他忘得了大家,卻放不下小家。晚年孟郊回憶起趕考時分,母親坐在窗下為自己縫補的樣子,不禁潸然淚下,那后世的名篇《游子吟》就這么得來。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孟郊《游子吟》

    他是官場的過客,卻是文學史上的經典與遺憾。

    李賀:人間詩鬼,天上詩仙

    元和十二年(817年)的天空,因李賀的離去而黯淡了許多。那個被評為詩鬼的少年,去世時也不過二十七歲的華年。

    他因父親的名諱不得入仕途,郁郁不得志便暢游山水之間。據傳李賀每逢出游都會讓書童帶著錦囊跟在身后,每逢文思泉涌便將詩句寫下,隨手投在錦囊之中。李賀的母親也是愛才之人,她有日倒出李賀錦囊里的手稿,發覺一張張一篇篇都是經典。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

    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李賀《南園十三首》

    他的志向遠大,詩句間都是數不盡的壯志豪情。這樣的才華終被韓愈賞識,連他臨走之時,守在床前的都是這位文起八代之衰的才子。



    相傳李賀去世時,看到了一位紅衣公子立在自己床前。他原是天帝的使者,因天帝愛慕李賀的才華,而特要他來請這位驚世的少年位列仙班。

    天帝剛建成的白玉樓缺一首詩,這首詩,就等李賀來寫。

    這位暗黑系的少年,一代“詩鬼”之稱的天才,在人間不得君王賞識,死后終于遇見了愛才之人,肯不顧禮俗,重用他的詩篇。

    天河夜轉漂回星,銀浦流云學水聲。

    玉宮桂樹花未落,仙妾采香垂珮纓。

    秦妃卷簾北窗曉,窗前植桐青鳳小。

    王子吹笙鵝管長,呼龍耕煙種瑤草。

    粉霞紅綬藕絲裙,青州步拾蘭苕春。

    東指羲和能走馬,海塵新生石山下。

    ——李賀《天上謠》

    他短暫的一世,似乎就是為等那位紅衣少年來帶他成仙。

    大唐文壇的群星太過閃耀,孕育得了“詩仙”、“詩圣”,也成就得了“詩鬼”、“詩囚”。萬花齊現太過美滿,而最獨特的那幾顆,都停留在了元和短短的十五年。

    世間 · 好物

    作者:霜見十九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国产乱老熟视频网站_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最新